正文

第六卷 破灭时代卷第四百四十四章 遗弃之圣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百度搜索“我们爱看”进入阅读你喜欢的小说!

    ( )    (20点

    “谁说的谁说的?”山朋一跳八丈高:“谁说那是贿赂的?”

    “不是贿赂是什么?”柏然冷哼一声

    “那当然不是贿赂那只是见证兄弟情谊的礼物而已这不,我不是拿这柄玄冥刃回礼吗?”山朋连天叫屈:“再说了,冷兄弟的殿主之位,那可是老大亲自定下来的你不会觉得,老大也在营私舞弊?不少字整个剑阁都是老大的,有这个必要吗?”最小说“小说”

    “行了,我不管你什么礼物回礼,我只知道一点,那就是我剑阁有规定,十分重要的战利品,剑阁有权优先回收放心,价钱少不了你的当然,如果你硬是不愿意,我也不强求到时候,你自己跟主公解释去”

    柏然直接砸出这样一句话来,也不管山朋回答什么,直接扭头就走

    山朋苦着脸,眨巴着眼睛,没词了

    这个规矩,的确是存在的

    而且,当初制定这个规矩的时候,他山朋也认可了,赞同了,并且发誓遵守了最小说“小说”

    而且,所有的规矩,可都是重这个剑阁阁主亲自定下来的,不说别的,山朋身为高层,如果违背了这样的规矩,那么到时候,重问起来,他应该如何回答?

    根本就没法交代啊

    所以山朋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柏然带走了玄冥刃,憋了瘪嘴,想要说却又说不出什么话来

    “大快人心大快人心啊哈哈……”

    茅庆幸灾乐祸的大叫起来

    山朋现在连对茅庆加以反击的心情都没有了

    冷平连忙上前,拍拍山朋的肩膀:“山哥,没关系,无所谓的反正那东西需要此刻才能够用,我也用不上,军师收走了,也是好事”

    山朋也是个没心没肺的,很快就重变得gāo xìng起来,拉着冷平,躲到一边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从他时不时传出来的jiān笑声可以知道,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另外一边,柏然已经手持着玄冥刃,走向刺绝

    他这一路走来,那刺绝的眼珠子,一直死死的盯着玄冥刃,竟然眨都没有眨一下

    柏然暗自好笑,看来着玄冥刃对于刺客的诱惑力,可真是挺大的这样一来,他想要做的事情,也就有了大的把握

    到了刺绝跟前,柏然将玄冥刃举到对方眼皮子底下,这刺绝也真绝,一直楞楞的盯着,眼珠子是紧随着玄冥刃的移动而转动

    柏然把玄冥刃往左挥,刺绝的两个眼珠子,同时转向左边柏然把玄冥刃往右挥,两个眼珠子也就同样的往右转玄冥刃往上,刺绝眼睛往上看,玄冥刃往下,刺绝眼睛往下看而且这刺绝的眼珠子转动的频率和度,竟然跟玄冥刃的移动度,完全相同

    看上去,别提多滑稽了

    到了最后,柏然手上一动,那玄冥刃干脆消失了,刺绝这才浑身一震,怒声大喝道:“什么人把我的玄冥刃夺走了?”

    但他马上就回过神来,意识到这玄冥刃还不是自己的呢,看到柏然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不由的尴尬的干笑两声:“不好意思,一时忘形,见谅,见谅”

    “阁下刚刚告诉我,你乃是一名名叫刺绝的刺客?”柏然倒也不以为意,问道

    “正是我在刺客界之中的名号,便是刺绝”

    “哦,刺绝兄,这样叫你没有问题?不少字”见刺绝点头,柏然接着道:“刺绝兄之前帮了wǒ men这一番大忙,实在是感激不尽我剑阁一定要好好的感谢刺绝兄的这番帮助……”…,

    柏然就继续说了下去,言辞之中翻来覆去,就是一个意思,要好好的感谢刺绝可是,究竟如何感谢,感谢些什么东西,却一字不提

    开始的时候,刺绝还在很有耐心的听着,到了最后,实在忍耐不住了:“我也不用你们怎么谢我,玄冥刃给我就好”

    话刚出口,已经知道不妥,可是这个时候反悔已经来不及了,难道还能把说出口的话吞回去?

    刺绝心中暗恨自己沉不住气,不过此时却也只好脸上陪笑:“呵呵,柏军师,我就是这么个意思,nǐ kàn……nǐ kàn是不是能够念在我帮忙的份上,就答应了我这个小小的请求?”

    说着他还伸出小指头来比划着,表示他的请求,真的很小很小,就跟小指头那么一丁点

    “小小的请求?”

    柏然意味深常的笑了:“玄冥刃,可不是什么小小的请求这东西虽然对别人没用,可是对有的人来说,那就是千金不换的珍宝刺绝兄,你给wǒ men剑阁的帮助,似乎还不足以换取这件宝贝?不少字”

    “怎么不足以换取?”刺绝也急了,越发没了耐xìng

    说起来也是,这刺绝平时的神情,那都是十分清冷沉稳,仿佛外界万物,都不放在心上一般,哪怕天崩地裂,也未必会有任何动容可是眼下却为了这玄冥刃,低声下气,变成一个十足的市侩涅,可见这玄冥人的价值对于刺客来说,实在非常的大

    至少,对于这个刺绝来说,是如此

    既然这样,柏然做为剑阁的军师,又怎么会不知道进一步的压榨对方的价值呢?

    因此不管刺绝好说歹说,他就是不同意

    到了最后,刺绝彻底没了耐心,大叫道:“我说你们剑阁也太过分了?不少字过河拆桥也没有你们这样的没有我的帮忙,你们能够这样轻松?”

    等等等等,一大番话,都是在为自己表功,仿佛没有了他刺绝,这剑阁就要覆灭了一般

    柏然并不与他争辩,只是默然的等待着对方把这一大番话说完之后,这才风轻云淡的笑道:“要说刺绝兄对我剑阁的帮助,的确是有的但要说这帮助有多大,只怕未必然刺绝兄既然打算帮助我剑阁,而没有接下来那个刺杀任务,应该就是明白,我剑阁的实力有多强以刺绝兄的认识,我剑阁会无法应付刚刚的刺杀吗?哪怕加上刺绝兄本人,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不少字”

    “柏军师,你的信心也未免太膨胀了如果我加入刺杀,你们剑阁绝对逃不了好去要不wǒ men再试试?”

    柏然失笑摇头:“有那个必要吗?之前刺绝兄也不是没有试过?不少字”

    眼看刺绝还要争辩,柏然伸手止住他的说话:“刺绝兄不用说了,我不相信如果wǒ men剑阁真的那么好拿下,刺绝兄会仍然产生帮助我剑阁的想法”

    刺绝没有话说了

    事实如此,剑阁如果真的弱小不堪,他只怕也没有那么好心帮忙这一点不容否认

    看来,这一次自己想要获得玄冥刃,几乎已经没有什么消了

    没办法,对方奇货可居啊

    如果按照玄冥刃的真正价值,他刺绝把自己卖了也买不来这种好东西,也得人家肯卖啊要知道一个强大的刺客对于剑阁这种势力组织来说,那是非常大的威胁以前也不是没有过貌似强大的组织,结果因为首脑或者核心被人刺杀,一朝分崩离析的事例…,

    所以,玄冥刃如果落到一个势力手中,就算这个势力之中,没有人用得上,也绝对不会卖出去,给自己带来可能的威胁的

    想到这里,刺绝就有些心灰意冷,拱拱手道:“是我痴心妄想了也罢,就当我没说至于其他的报酬,也不用了告辞”说着刺绝就要离去

    不料这个时候,柏然却反而真诚的笑了起来:“刺绝兄稍安勿躁我是说过,刺绝兄对我剑阁的帮助,还不足以换取玄冥刃,但我可没说,刺绝兄绝对没有机会得到玄冥刃啊”

    刺绝双眼异彩爆闪,猛然回头,急不可耐道:“那我要如何才能得到玄冥刃?”

    “这个么?”柏然重变得淡然了:“可就要好好的商量商量了……”

    山朋远远看着凑到一起的柏然和刺绝,心疼的扯了扯嘴角:“咱们军师又要使坏了,看着,那家伙绝对好不了,不被军师把骨头渣里头的油都榨出来才怪”

    他这话说完也没多久,就看到柏然一脸灿烂的微笑,带着刺绝过来,人还没到就大声的说道:“诸位兄弟,wǒ men剑阁又多了一位刺绝兄弟,大家欢迎”

    大家顿时热烈鼓掌

    山朋撇撇嘴,拍了两下手意思意思,凑到旁边的冷平耳边:“看,整个人都被咱们军师给吞下来了吃人不吐骨头啊,黑着呢,小心点”

    冷平呵呵笑了两声,却并没有回答

    柏然这个军师就算吃人不吐骨头,反正也不坑害自己人,得好处的是剑阁,而自己等人做为剑阁一份子,不也同样有好处?

    所以就没有必要苛责什么了

    当然这话他可不好对山朋说,只好打个哈哈

    扶瑞突然凑过来说了八个字:“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然后也不等二人回答,就转身过去,不说话了

    冷平心中了然

    这刺绝之前帮助剑阁,只怕也是打着想要加入剑阁的想法后来柏然用玄冥刃诱惑对方加入,只怕也正中下怀

    所以实际上这件事情双方心中都以为得了便宜,也说不上谁占便宜,谁吃亏

    事实上这才是真正合作的诀窍

    如果只知道占便宜,人家上一回当还能老上当?双赢才是王道啊

    冷平点点头,仿佛明白了些什么

    ◎◎◎

    刺绝的加入,对于现在的剑阁,是一件好事

    因为根基浅薄、底蕴不足的剑阁,在正常的战斗方面,还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对于单纯的刺杀,却难免有些不太适应

    还有什么比一个强大刺客的加入,能够提升剑阁的这方面能力呢?

    不管是去刺杀敌人,还是防备别人刺杀,都是大有好处的

    也正因为如此,当柏然提议建立一个刺杀部门的时候,才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同

    而玄冥刃,就将作为这个刺杀部门首脑的信物和专属武器,留在刺杀部门之中

    而刺绝,就将成为这个刺杀部门的第一任首脑

    当然,眼下这个部门,完全就是个空架子,他这个第一任首脑,唯一的手下,也就是自己

    整个部门的充实,还需要靠他自己来完成

    他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说提出一个预防刺杀的预案、选拔人手进行剑阁自己的刺客的训练、在刺客界之中建立情报机构,尤其要着重收集关系到剑阁的刺杀任务的情报等等…,

    这些事情,都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办到的

    不过这些都不是当务之急

    刺绝的当务之急有两个,一个是研究清楚玄冥刃的用法,争取能够最大程度的发挥玄冥刃的威力

    另外一个,则是尤其重要的,这关系到刺绝是否能够真正融入剑阁,而不是仅仅只做一个客卿因为玄冥刃的归属权,仅仅只做一个客卿,是不可能如同刺绝想象的那样,不受限制的持有玄冥刃的所以他在权衡一番之后,最终还是决定了,真正的加入剑阁,而不是只做客卿

    可是,剑阁跟普通的组织势力并不一样,想要融入剑阁,就必须真正的融入剑阁的核心秘密

    也就是说,必须让自己的一切完全的融入到终极战器和战争系统之中

    对于别人来说,这并不太难

    但对刺绝来说,有两个难题,一个是身为刺客的能力、手段、法门,除非传授弟子之类,基本上都是要尽量保密的

    在普通的修行者之间,彼此交流修行心得很常见,但在刺客之间,这却几乎不可能

    可是要融入剑阁,这些东西,只怕就不能继续保密了

    另外一方面,终极战器和战争系统虽然是重一手打造,使用的效果目前来看,也是很好但是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需要解决:这毕竟还没有真正的达到完美的程度所以大体上虽然不错,还有很多需要进一步完善的地方

    其中一个需要完善的,就是关系到刺客的能力方面

    如何让一个刺客,可以获得终极战器和战争系统的加持,尽最大可能的发挥刺客的能力或者反过来,尽最大可能限制敌对刺客的能力,减少敌对刺客的威胁,这都是一个课题

    妖星客栈之中虽然收藏丰富,浩如烟海,但是身为一个妖星客栈的执掌者,基本上是不会去做刺客的

    而一个刺客,因为修行功法的原因,无论个人心xìng还是身体属xìng,都往往会变得偏激极端,从而使得他们很难成就圣尊从古到今,如果问那种修行道路最难成就圣尊,这个可能见仁见智,但是,要问这种最难成就圣尊的修行道路的前十名,那么其中一定有刺客这种道路的位置

    而妖星客栈虽然历史悠久,但是以刺客身份成为妖星客栈执掌者的人,还真的没有

    当然,妖星客栈也不是没有关系到刺客的知识资料,但是,这些东西往往并不够深入,也不够专业严重依赖于自身所加载资料的战争系统,也就在这方面,有很多漏洞如果仅仅只是刺绝的能力还好,但要是再加上玄冥刃,那么就会发生核反应一般的加成反应,其深度将远远不是妖星客栈的那些相关资料所能够涵盖的

    要知道,如果说终极战器是硬件,那么战争系统是软件只有战争系统足够完美,才能够最大限度的将终极战器的力量发挥出来,并且最大效率的发挥出来

    否则的话,就好像一枚千万吨级的核弹,使用者却仅仅只是利用其数吨的总量,用作大锤来砸人,那就是太浪费、太暴殄天物了

    这种行为,当然不是重想要的

    不过,一旦刺绝在这个课题之中,能够取得进展,真正融入终极战器和战争系统之中,让战争系统补充完了这方面的资料,那么到时候进一步完善的战争系统,便将会有加犀利和强大的表现

    对这一点,其他人都只是隐隐约约有所觉察,也只有身为军师,对战争系统、终极战器了解深入一些的柏然,才能够有比较模糊的认识

    但其真正的意义,就算是他也不是很了解

    于是,在战争系统发展历史上非常重要的这么一幕,也就在柏然认为不过是为剑阁多招揽了一个人才这样的认识之中过去了

    在闭关期间,重已经放权给大家,所以这个刺杀部门的建立,也并不需要获得重的认可只要没有违背剑阁的规定,就算重也不会改变这个决定

    不过柏然能作的也不多,仅仅只不过是给这个刺杀部门,给了一个“鱼肠”的代号

    鱼肠剑,著名的刺杀用剑用来作为刺客部门的代号,倒也算是中规中矩

    等到相关的事情办完,茅庆突然一拍大腿:“不好,刺绝兄不是已经加入wǒ men剑阁了,其他刺客不是都已经被消灭了么?wǒ men可还没有通知下面的人啊赶紧通知下去,免得让他们太紧张了”(未完待续,欢迎您来手机网订阅,打赏,,……,

    (快捷键:←翻||(快捷键:enter||翻下页(快捷键:→
进入电脑版 | 我们爱看小说网
豫ICP备1901142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