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卷 邪恶的射手!终结者之卷!

第七章 诸神的黄昏(五)


    华盛顿,白宫,还是那间加隆曾经来过的圆形办公室,一个长相异常可爱的小男孩正满脸怨气碰碰的敲打着红木房门。***提*供@阅@读-**

    “丘比特,乖,出去买糖吃吧,我正在和你叔叔谈大事。”随着小男孩的敲击,一个柔媚到极致的喘息声从房内传出,充满了娇慵诱惑。

    “母神你又骗我了,你一定又在偷吃赫尔墨斯叔叔的**棒,我不去!我也有**棒……”小男孩嘟囔着嘴,奶声奶气的不满道。

    “你这孩子……”

    一阵悉索的穿衣声过后,红木房门猛然打开,一对俊美不似人类的男女并肩走了出来。男人很帅,除了眼睛有些贼,容貌不下于阿波罗。女人则美到了极致,难以用言语来形容,尤其是她的身材,即使是世界上最挑剔的男人也只能用完美艺术品来形容,袅娜行进间,韵律感十足。

    此女美则美矣,但表情神态却非常轻佻,眼眸之中媚丝缕缕,总是给人一种欲求不满的不和谐感觉。

    此二人正是奥林匹斯十二正神中的盗神赫尔墨斯和美神维纳斯。

    “不要闹了,丘比特。”

    看到可怜巴巴站在门外的丘比特,维纳斯表情瞬间变得美目含煞,一巴掌轮在了丘比特的嫩脸上,打的丘比特一个踉跄,捂着粉嫩的小脸就欲痛哭,不过,被赫尔墨斯恶狠狠的一瞪,吓的低头抽噎起来。

    维纳斯似乎根本就不在意委屈的丘比特,而是扭头巧笑盈然的看向了赫尔墨斯,“你的手指比以前还有力度了,wǒ men晚上再继续好吗?”

    “当然可以。我可是盗神来着,晚上我的状态更好,一定会让你欲仙欲死的,哈哈……咦?”一脸**的赫尔墨斯突然表情一变,惊咦道,“他们来了?!”

    “谁?赫维斯托斯?”维纳斯一惊,赶紧整理起凌乱的衣服来。

    “不,是雅典娜、哈迪斯和波塞冬……”赫尔墨斯摇头道,脸上的表情异常郑重,“还有一个实力更为强悍的家伙……”

    “什么?!”

    “哼!这些在下界苟延残喘的家伙终于走到一起了,如果我猜的不错,那个实力更强的家伙一定是杀死了阿波罗的圣域教皇。”赫尔墨斯冷哼道,奇怪的是,他的表情并没有丝毫的惊慌,异常镇定。

    “丘比特通知你父神和阿瑞斯叔叔……”维纳斯却没有赫尔墨斯的定力,有些惊慌失措了。

    “不要指望那两个家伙了,以我盗神傲视神界的神识,都没有察觉到他们的存在。他们是故意躲着wǒ men,他们是不会来的。”赫尔墨斯眼中充满了玩味,目光在维纳斯绝美的面庞上一扫而过,语气中不知是嘲讽还是怜悯,“看来赫维斯托斯早就打算放弃你们了。”

    “那个丑陋,肮脏,懦弱,不是男人的混蛋!”维纳斯一惊,接着银牙紧咬,切齿道。

    看到赫尔墨斯似笑非笑的表情,维纳斯美目中流光转动,突然紧紧贴在了赫尔墨斯身上,柔声道,“我现在能依靠只有你了,赫尔墨斯,我如果出事,宙斯那里……”

    看似撒娇,又似祈求,更是威胁。

    “嘿嘿,宙斯……在他眼里,你不过是一件美丽的玩物罢了。”赫尔莫斯嘿嘿一笑,看到维纳斯脸色逐渐变青,话锋一转,“不过,我赫尔墨斯确是一个讲情分的人,放心吧,我是不会丢下你的。”

    看维纳斯脸色稍霁,赫尔墨斯摸了摸鼻子,突兀道,“wǒ men去会会他们传说中的圣域教皇究竟有几分斤两……”

    “什么?”

    “你不要怕,我可是盗神,我想要逃走的话,这个世界上除了宙斯神王,还没有任何神灵能够拦住我。”赫尔墨斯傲然说道,说完,他仰望天空,恨恨道,“这也是宙斯答应放过我的唯一条件。”

    维纳斯懵了,她根本不明白赫尔墨斯在说什么。

    赫尔墨斯又看了看维纳斯娇艳无双的脸庞,不无惋惜道,“女人,容貌永远和智商不成比例……”

    虽然听出了赫尔墨斯的嘲讽,但此情此景,女人的直觉告诉维纳斯,千万不要得罪了赫尔墨斯,她心中虽然愤愤,但语气却益柔和起来,楚楚可怜道,“我知道,你是我最大的依靠,你是不会丢下我的,是吗?”

    赫尔莫斯似乎被维纳斯的软语所打动,他耸耸肩,“当然不会。放心吧,我是不会丢下你的,以我的领域力量带走你轻而易举……”

    ……

    在阿瑞斯的屠杀令下,美国北部已经变成了修罗地狱,在天斗士雷霆打击下,甚至连总统都没有机会逃出升天,而美国引以为傲的二次核反击力量,由于总统的猝死,根本就没有丝毫挥的余地。

    世界其他各国由于得到了圣域的严令,目前,全部处于观望状态。各国脑清楚,这场战争,根本不是他们人类能够参与的,他们能做的,也仅仅是为美国祈祷,或,向苏联老总这种坚定的无神论那样,表声明告诉人民,这是老马对资本主义的惩罚。

    三艘超级战舰呈品字形缓缓飞临华盛顿,白宫之上闪现出一片浩然神光,100余名全副武装的天斗士拍打着双翼,严阵以待强敌的来临,此时的天斗士脸上,再也没有屠杀人类时那上位的高傲与不屑,取而代之的则是惊惧与紧张。上千年的安逸生活,已经磨平了他们的锐气,虽然他们的力量还在,但却再也没有一往无前的勇气。

    一身雪白盛装神衣的维纳斯手持一支华丽长矛站在赫尔墨斯身侧,注视着越来越近的战舰,感受着威武庞大战舰上传来的无边压力,她凝脂一般的面庞上已经一片苍白。

    在维纳斯身旁,赫尔墨斯也是一脸的凝重,虽然刚才在维纳斯面前嚣张了一把,但面对实力远胜于他的圣域教皇,他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随时准备跑路。

    天界众人中,唯一不紧张的就数丘比特了,小丘比特背着爱情魔弓,嘴里咬着一根棒棒糖,兴奋的站在了维纳斯身后,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眼巴巴的注视着前方行来的战舰,兴趣盎然。他一点也不害怕,这么多年来,他也随母亲面对过很多敌人,但是无论敌人多么强大,即使战败,只要他母亲去舔舔对方的**棒,他们就会母子平安。这种事,他见多了,老有经验了。
进入电脑版 | 我们爱看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