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生与死之间(上)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百度搜索“我们爱看”进入阅读你喜欢的小说!

    冥界

    做为冥界前任冥王的奉夷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身前幻出硕大的八卦阵图。图中阴阳两极各自挥发着令人色变的强大力量,凝具成两股黑白的气流不断的注入到他身前的天柱之中。

    位于奉夷左手边的与惑,与九曜五分相似的俊美脸庞上,流露着与年龄极不相符的凝重与沉着,此时的他双手相对,一手曲三指,姆指与食指与另一只手的遥相对头,相中紫色的魔气流转,精纯无比的魔力在两手之间形成一个被压缩至极限的小球,而一束紫光正从这小球之中涌出,直直的注入到天柱的裂缝之中。

    而后赶来的仙帝仲玄则位于奉夷的右手边,只见他双手交叉于胸着,手指成印,一道白色气流顺着手指印结的变幻,忽快忽慢的一股一股流入到天柱之中。看似平常的动作,却被他额间的汗珠暴露出内在的凶险。虽治愈内伤,但总体实力却未恢复至百分百的他,此次全靠身上这件初代先帝遗留下来的白金战袍填补仙力,这才能长时间与其他三界之主输出的力量相对应。

    初登主位的紫妍的实力是四界之中最差的一位,但是由于紫妍前来冥界支援之前,接受了来自妖界各族族长输入的灵力,加上她本身是与清灵同根所生,实力虽不如清灵,也绝非易与之辈。这次噬心盅之事牵连甚广,仙帝有感自己理亏,将其他二界的镇界之宝一一归还。有了宝物的相助,紫妍目前的能力已经可以与奉夷并驾其驱。无奈这次的事件,却非是与人拼斗,而是拼着抽空自己所有生命之力的死志,以四界之主相补相生的力量延缓天柱损毁。刚开始还不怎么样,时间一长,紫妍身内的灵气便开始隐隐不稳起来。

    在一旁干着急的梨梓等妖族,眼看紫妍脸色不继,立刻站出几位实力强的,提聚自己的灵气,自紫妍身后贯注,弥补她不继的灵力。

    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这天柱便要真的毁了!秋沐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晶魄异变至第三阶段,巨大的蛇形状光带上,开始冒出几近似鳞片似的五彩结晶。随着鳞状结晶的不断增加,光带在众人眼前逐渐实体化。

    一旦实体化,便说明晶魄已经进入最终状态。如果这样还不能阻止天柱的崩坏,那么当晶魂蛇身断裂的时候,便是九天毁之一旦之时。

    大姐去向师尊请示,却到现在还未回来,莫非这次连师尊也想不出办法来了吗?

    秋沐付出了自身所有的魔力,此刻对于晶魂的异变已再无办法,只能退至一旁看着蛇形实体化而干着急。

    天界

    白茫茫的世界里,一个身影静静的坐在满是波汶的水面之上。空气中流荡着不安的气息,引动着明镜般的水面波汶不断,时不时还有似震动的乱流一窜而过。

    这样异样的变动,静坐于水面的那道身影却如同毫无生命般的死寂。

    灰白的长发毫无装饰的散乱与一身,双手垂在弯曲的双腿边,手心外摊。低垂的眼眉一瞬不瞬的看着水面之下,在那里流动与演绎的,是自某个存在出生至今的记忆。

    把本该万死的自己丢到这个封闭的空间,那个人心里究竟做何想法?不杀死这样的自己,想必他在其他三界之主的面前,定是被百般刁难。

    哈哈哈……为了这样的一个背叛之人,你又是何苦自欺?!

    一点一滴的泪,顺着苍白的面颊不断的落入身下的水中,为此消彼长的水波增添无数相同的光圈。

    我已满身罪孽,现下又仙力全失,除去这个背付着满身仇恨的身躯,我还有什么你值得留下的东西?

    哗啦——

    清脆的破裂之声出现在这个寂静的空间之中,顿时扰乱了空气中白色的气流,就连那人身边的水波也似受到重大的变故,而波浪汹涌的动荡起来。

    呆坐的人没有反应,还沉浸在无尽的悲伤之中。第二道第三道破裂之声却是紧接着相续传来。

    空间似被什么东西强行击破,导致蕴藏在其中的白色灵力被强行的抽取而出。

    坐于身下的水面转眼间已经消失不见,围绕在四周的灵障也因灵力的流失而无力再继。

    终于,静坐的人手指动了动,白色的长发微微抖动,脸缓缓的抬了起来。

    没有一丝血色的脸,苍白的嘴唇,浏 览 器上输入w-α-р.$①~⑥~κ.с'Ν看最新内容-”微睁的眸子全然是一片死寂。

    曾经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敢冒仙帝之名的神龙玉柚,此刻已然是心死身犹存的状态。

    “快,仙宫的上空出现黑洞,要尽快修补!”

    “来人啊——”

    熟悉的声音仓惶地在指挥着什么,耳边亦传来众仙家来回奔走的脚步之声。玉柚茫然的转动着无波的眼眸,痴然的看着从破裂的空间之外印入的窜动不安的仙人们。

    “玉柚,天柱告急,九天岌岌可危,仙帝陛下已经带着几位仙将前往冥界。您若是无恙,便请自便吧!”

    冲入仙殿内部,延武仙君一眼便看到被黑洞引力所破坏的净玉瓶。本能的想借个这个机会将这个祸害仙界的罪龙回归混沌,转身之际仙帝面带肯切之情的嘱托又让他于心难安。

    万年来,能让仙帝放却仙尊之威流露私情与自己这个下属的,天地间恐怕只有你玉柚了。

    罢了,若天柱损毁,天地间又有何人能逃脱,此时救你,不过是让你亲眼见证自己一手铸下的深重罪孽。延武仙君长袖一挽,将破裂的瓶身圈入手中。

    抬眼望入,瓶的灵力已经全被吸尽,仙帝所施的禁锢也已经失效。只是,那个被收入瓶中的身影,却是动也不动,也不知是一心求死,还是有其他打算。

    天柱……

    玉柚的眼中还是一片茫然。

    “你快走吧,这仙界已经是满目疮痍,不消几时说不得便会整崩塌。现在不走,我可再无心力去护你!”

    咦?你在说什么?!

    传入耳中的真切话语让玉柚呆愣了片刻后,眼神中终是泛出一丝神采。

    一阵轻烟散去,白发披散的玉柚睁大了双眼紧抓着延武仙君的手臂,颤动的嘴唇好半响才吐露出沙哑的声音:

    “你刚才说什么?!”

    “拜玉柚大人所赐,天柱再次出现崩裂。从现在这种情形看,境况竟比万年前的那次更为可怕。所以说,趁着你还能跑能走,赶紧逃命去吧!”延武冷漠的甩开玉柚的手,对前景无望的他声音中带着浓浓的恨意。在所有知道内情的仙人心里,这次会出现这种祸事,全是由于玉柚使用了噬心盅逆天而行所致。若不是仙帝偷偷将半死的他收入净玉瓶中掩去生机,再力排众议,以早以让玉柚灰飞湮灭为由压制了众仙的愤怒,恐怕这位玉柚大人将会史上第一个被送上剐仙台神形俱灭的神龙。

    “仲……仙帝呢?!”天柱崩坏了?天柱竟然再次崩坏了?!是因为我吗?真的是因为我吗?我做过了什么?我究竟做了些什么?!

    原本金碧辉煌的宫殿此刻印入眼中的是破败与苍凉,满地全是破毁的仙器晶瓷,曾经碧绿妖艳的仙草灵花也只剩一抹飞灰,还有那格格不入的,惊慌失措夹杂着绝望的呼喊声。

    这里……是那个人所住的金銮宝殿?

    “陛下与其他三位陛下一同至冥界去了……玉柚,你若真的对陛下有心,便想办法助陛下一臂之力来赎罪吧!”

    说完,延武仙君头也不回的走了。

    冥界……

    玉柚抬头望着延武仙君与众仙全力阻止黑洞扩张的身影,心中微微一动。

    这世上,能在修补天柱中派上用场的,恐怕只有我一个了吧!

    自嘲的低笑数声,玉柚强起所剩无几的仙灵之力,化做一道白光,消失在昏暗的天际。
进入电脑版 | 我们爱看小说网
豫ICP备1901142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