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生死之间(中)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百度搜索“我们爱看”进入阅读你喜欢的小说!

    轰——

    交错纵横的黑洞而满了魔界的整个上空,魔草一只花的空月谷终究没能逃过陨落的命运,在众人无奈的眼光中坠落到远方的深谷之中。

    “九曜,你现在的所要做的,就是和蓝云一起尽可能的阻止黑洞进一步的扩张。我与秋艳现在立刻赶往冥界,看看能不能借着我手中的天地轮,让天柱再多稳一段时间。”

    了解到四界出现的黑洞已经无法控制,魔草一只花知道晶魄的异变已接近极限,如果再迟疑,等着万物的只有毁灭二字而已。

    九曜,我知道你若知情,最终还是会选择让那只兽去修补天柱。可我不想看着你在私情与大义的抉择中痛断肝肠,那样你会恨自己一生,我亦会因愧疚而痛苦一生。与其两个人苦,不如我一个人苦,事后你恨我也罢,怨我也好,我都愿意一力承担。

    “现在四界的秩序大乱,使用的传送阵已经无法使用。唯今之计,便是由冰借混沌之力破开空间,让wǒ men直接进入冥界。”

    “师尊,我与您同去!”

    九曜并不知魔草一只花的打算,见她与秋艳魔姬要以身试险,不由焦急的想以身代之。

    “不行。曜儿,不是我不让你去。你本身以魂之体凝身,本就是逆天之物。那天柱现在根本不能再受任何不利因素的影响,若是你的出现再次让情况恶化,那……”

    魔草一只花语重心长的对九曜晓之以情,笃定此话一出他绝计不会再想要跟去冥界。

    ……

    果然,听了魔草一只花的说词之后,九曜立刻联想到天柱之危很可能是自己的遭遇为天地所不容,至此才会造成如此的灾祸,脸上血色尽退之余,整个身体的灵光都暗淡了。

    “小曜你放心好了,由我跟着这根破……嗯,魔草。咳,如果发生什么事情,我一定会带着她跑得快快的。”

    冰一见九曜伤神,凶恶的瞪了多嘴的魔草一只花一眼,趁机屁颠颠的跑过去将他搂到怀中抚慰。

    小曜不要难过,等本兽把那根破柱修好了,你一定会gāo xìng的合不拢嘴。到时候,可不要忘记了好好犒赏一下本兽这个大功臣!

    答应了魔草一只花不把修柱的事情告诉九曜,以免他担惊受怕,冰占着九曜便宜的同时,不免想到事后九曜主动献身的艳丽。

    呜呜呜,太幸福了,真是恨不得马上把那根破柱修补好啊!

    正自责不已的九曜哪里感觉得到冰打的如意算盘,他侧身推开冰不老实的色手,径自走到魔草一只花面前说道:“师尊,若是用得上我地方……纵是魂飞湮灭,九曜也无怨言。”

    “嗯,wǒ men这就出发。魔界的安危就靠你和蓝云了!”意味深长的看了九曜身后欲言又止的蓝云。魔草一只花一挥手,拉过冰示意他该出发了。

    冰依依不舍的看了九曜一眼,咬咬牙幻出了原身。火红的巨大的身体,金光闪闪的尖角,锋利无比的獠牙,四蹄飞旋而起的朱焰,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堂而皇之的现身,冰收到众人敬畏的眼神心底很是受用。

    “小曜,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尽快带着这根草回来的。”兴奋的绕着九曜跑了一圈,冰用长长的舌头给一脸苦闷的九曜来了个口水洗礼,然后趁他回神发威的时候,飞快的跑到魔草一只花与秋艳魔姬的面前,带着人划开空间跑掉了。

    “冰——”

    九曜气极,看着消失的空间裂痕,没来由的感到一丝不安。感觉就像冰会就此消失在自己眼前,从此——

    再不相见。

    “父皇!”

    眼见九曜惨白的面上竟然出现一道晶莹的泪痕,蓝云震惊之下,差一点就把魔草一只花交待的秘密说了出来。

    “我没事,赶紧去那边看看黑洞的情况吧!”九曜挥去心中难言的不安,强打起精神纵身飞向空中一处黑口大张的破洞。

    父皇,如果你知道真相,会不会怪我?

    看着九曜肩上趴着的小小兽,以及那个白胖胖的小婴儿,蓝云觉得自己好生残忍。曾经恨过为什么命运要让自己失去敬爱的父皇,却不想此刻却生生地将敬爱的父皇最爱的兽带走,让那两个正在稚龄的兄弟失去自己的父亲……

    可是,若不这样做,那这九天四界……

    公义与亲情,在这样的大灾难之前,是最让人揪心却又不得不做出选择的无奈。

    但,若是今天去的是夜都,不知情的换成我,事后我会作何感想呢?蓝云看着九曜忙碌的身影,情感与理智开始斗争。

    冥界

    冰冽的空间,空气中的温度降至了最低点,缠绕在浏 览 器上输入w-α-р.$①~⑥~κ.с'Ν看最新内容-”天柱这上的蛇形晶带之上,布满了冰晶所化的鳞片,眼看最后的转化就要完成了。

    四位界主此刻功体都耗损巨大,加上温度骤降,功力稍弱一点的几位长老与一族之长,都开始受到冰冻的影响,浑身僵硬,输送给四位界主的灵力也因此时断时续。

    “哇,好冷!”

    刚进入到禁地深处,冰就感觉空气中急剧加速的冰冻感。

    还好我是百无禁忌!冰身上的火焰颜色产生了细微的变化,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其上的颜色变得略带淡蓝色。

    魔草一只花看着满地被冰封起来的物体,心下暗道不好。

    当初全力炼制这个五行晶魂的时候,也曾预想过会出现不好的连锁反应,甚至做好了随时被反噬的准备。却未料这冰晶的威力竟会大到如此地步。

    才一靠近冰晶的范围,魔草一只花就感觉自己体内的魔源有种停滞的感觉,再一走进,感觉更强。明明及早就布好了防身的结界,那股让人从骨子里冰冷的寒气还是不受控制的侵袭而入。

    若非此刻她正站在浑身是火的冰身边,恐怕两条腿早已麻木无法动弹了吧。

    转头看看身后的秋艳魔姬,原本红艳的双唇出现了紫青之色,走路时四肢有些迟缓,看来受到的影响不轻。

    “冰,你能否让身上的火焰再烈一些?”

    尽管不想在冰进入天柱之前消耗他的灵力,可眼现这种情况,若是强行进入,只怕还没到目的地,自己与秋艳就得冻成冰人。

    在外面尚且如此,那身处中心的沐儿以及四界之主……

    魔草一只花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切,才一点点冰就受不了了,还当小曜曜的师傅呢!冰吊着眼睛冷哼一声,挑挑眉,身上的火焰立时四射开来。白色的冰晶一碰到朱红中带着淡蓝色的火焰,瞬间便化为了雾气。

    骇人的冻气在冰的刻意而为之下,被逼退了大半。魔草一只花握了握恢复知觉的手,心中对利用冰来修补天柱的设想更加肯定了。

    二人一兽在火焰的包围下进入到了禁地的最深处天柱的根部。眼前的景象让魔草一只花差点儿闭过气去。

    原来,不止是功力不济的各界精英,就连全力施为的四界之主,此时也完全被冰晶封入,只余下四个色彩各异的大冰块在其要位之上。

    不好,冰晶不但能冰封万物,还会根据情况所需而不断的吸取所冰封之物的灵魂之力,若是不尽快将人救出,那不用多时他们便真的与这冰晶溶为一体了。

    “冰……”

    冰正瞪大了眼睛看着这条比自己大了不只十倍的冰蛇,心想有这么大一条它缠在柱子上,这么细的柱子不倒才怪呢。

    看来,要想修柱子,第一件事就是把这条看起来很厉害的大冰蛇给解决了。

    不等魔草一只花把话说出口,想着快去快回的冰仰天怒吼一声,周身的火焰再次高涨,朱红的焰光也变成了深蓝之色。他刨着前蹄,嘶吼着冲着柱子上的冰蛇猛扑过去。
进入电脑版 | 我们爱看小说网
豫ICP备1901142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