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生与死之间(下)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百度搜索“我们爱看”进入阅读你喜欢的小说!

    晶莹剔透的冰晶之花如飘飘起舞精灵,在巨大的蛇身周围曼妙的飞舞,时而分散,时而聚集。

    吼——

    深蓝色的火焰放射出恐怖的暗色气流,将所能卷入火焰之中的冰晶全数化为了淡淡的水雾。

    上啊上啊!

    冰金色的眼眸充满了自信的光芒。

    看吧小曜,对付这些中看不中用的东西对我来说是小菜一叠儿。等我把这根看起来很拽的大东西吃到肚子里,马上就回来陪你玩亲亲!

    张开嘴一吸,在火焰的暗芒中,冰身前所有飘荡着的冰晶瞬间被全数被它吸入到了肚中。

    呜,好冷!

    冰晶一入体,冰扯着嘴皮打了个哆嗦,身上的火焰也明显的收敛了许多。

    然后下一秒,冰突然狂吼一声,火焰由深蓝转变成为湮灭万物的黑。

    嗷嗷嗷嗷———

    一连串的撕吼,冰的身体突然化为了一道不可思议黑光,直直的撞入冰蛇的躯体之中。

    它在干什么?

    直至此地,魔草一只花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噼呖噼呖!叭叭!

    黑光所侵入的地方,冰晶所化的鳞片先是出现了淡淡雾气,然后在魔草一只花的眼前开始猛地炸裂开来。

    冰——你干了什么!!

    来不及质问,来不制止!

    本来还可以支撑一段时间的巨大冰晶之蛇,便在刹那间的对阵之下,化为了满天的水雾。

    冰蛇一消失,困住魔冥仙妖四界众人的大冰块也随之消失。

    趁着众人还未从冰冻当中清醒,魔草一只花当机立断的一挥手,淡绿的长绫已经将人掠到安全的地方。

    该死的混球!

    魔草一只花很少发怒,可此刻冰所做的一切却让她真想冲过去一把撕了它!

    千算万算,却不想百分之七十的成功率,却让这只莽撞的蠢兽给变成了未知数。

    冰晶大阵被破是迟早的事,大阵一旦告破,那天柱中被抑制的力量势必猛然暴发。若有四界之力加上冰本身的混沌之力共同牵制,那其强度说不定会被降低至少一半。但是,冰晶的变数让魔草一只花原本的打算落空,冰的突来之举,更是让她连细想的余地都没有。

    轰轰轰——

    缠绕于身的大蛇突然消失,原本被困天柱中无法突破的黑白两道气流停顿片刻后,各自缓缓朝后退了一两百米,再停顿,然后猛地急速向着对方疾冲而去。

    “不好!冰——阻止它们!”

    让秋艳魔姬喂给缓缓醒来的众人以护体的灵药,魔草一只草目视着白茫茫的一片,对于突然的静止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凛然。

    一指指眉心,心咒默念,如玉的额间冒出一颗绿色的星石。星石一出,魔草一只花立刻感觉自己体内的灵力在不断流失。只是,此时这种事早已不重要了。

    绿星石的光芒穿透了层层白雾,直直的射在天柱之上。通过星石魔草一只花刚看清天柱中气流的动向,就不禁大惊失色的叫出声来。

    阻止它们?阻止哪们?

    一击便消却了心头之患的冰围着天柱正欢快的来回窜动,突然听到魔草一只花远远的一声,身形停顿之下完全搞不清形势。

    思忖间,两股强大的力量如猛虎扑物之势朝着它所处之地而来,那仿如毁天灭地的威能,让天不怕地不怕冰竟然也有了畏惧感!

    阻止它们!一定要阻止它们!不然……不然……这柱子若是倒了,小曜一定会很伤心。

    眼见两股力量疾冲而至,电光火石之间,冰的脑中闪过九曜神伤的面容,不及细想,身便已若流星般冲入到柱中,以已之力承受着两方巨大且具毁灭性的一撞。

    碰!

    只见天地为之震动的相交之后,漫天暴裂的灵力四窜。处于天柱边上的众人来不及躲避,全数被这强劲的力道给扫飞出去。

    卟!

    魔草一只花被撞飞几百米后,跌倒在被移为平地的某处。

    拨开散乱的长发,强撑起身体,喘息之中看到不远处被延龙璧所保护的众人安然的相互掺扶着起身。

    太……太好了……

    怆惶之际,只来得及将保命的宝物唤出,又因所含盖的人数太多,以至放弃了自己。

    咳咳咳!

    鲜红的血液顺着嘴角滑落地面,留下几个深红的红印。

    “师尊!”秋艳魔姬飞奔而至,待看以魔草一只花嘴边的精血后,眼中的泪光一闪,悲从中来。

    魔草一只花当年炼制冰晶阵的时候,几乎耗尽了自身的精气,后来功成后闭关调养了几千年,这才渐渐回复了三层功体,却再也寻不回当年的笑看九天,为四界共尊的启天之力。

    冰阵被破,本就让她仅存的功体受损,适才又为了护住众人,将护体的保命神器取出。这样脆弱的身体被天柱中暴裂的全波一扫,哪里还有半点生机?

    “咳咳!真是没想到,我算尽了天机,自以为能主导一切,却不想在这关键的一笔上却犯了糊涂。咳、咳咳!噬魂之兽,与天地同生之异兽,岂是吾等轻易便能驾驭?”

    虚弱的倒入秋艳魔姬的怀中,魔草一只花摇摇头,连连苦笑。行前把自己想得多么的伟大,这一次出行多么的悲壮,自以为牺牲了自己的诚信,抛却了所谓的私情,成全了万千生灵。却最终是功亏一篑,落得如此下场。

    额上的星石已破,相必这残躯撑不了几时便会化为飞灰。呵,想过的死法万千种,却未能料算竟是如此的不堪。

    罢了!我到要看看,是这天柱先倒,还是这残体先逝!至少,这也是变相的寿与天齐了!

    放肆自嘲着,魔草一只花让秋草魔姬将自己扶起来,面对着状况莫名的天柱。

    身子刚刚站稳,便听见不远处的仙帝厉喝之声:

    “玉柚不可——”

    玉柚?

    这名字一入耳,眼前便见一道银光直冲向天柱浏 览 器上输入w-α-р.$①~⑥~κ.с'Ν看最新内容-”。内息还未理顺的仲玄,只感一阵熟悉的气息接近自己,待他醒悟之时出声阻止已经为时已晚。

    伸出的手再长,拉不住化为流光飞逝的身影。撕喊的声音再悲切,也挽不回那注定离去的灵魂。

    眼睁睁的看着银光冲入渡上厚厚一层灰幕的天柱,仲玄口中喷出一口鲜血身形一晃,积压的伤势借机全数暴发出来。
进入电脑版 | 我们爱看小说网
豫ICP备1901142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