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莫问爱与义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百度搜索“我们爱看”进入阅读你喜欢的小说!

    魔界

    借由体内与众不同的无属性力量,九曜很快的修补好一个很小的黑洞。随及,不等身后的蓝云开口询问,便已经飞身纵向另一处黑洞。

    父皇……

    蓝云何尝不知道现在他们所做的事虽然只是在浪费精力,却又不得不完成魔草一只花所交待的任务。

    可是父皇,为什么我总感觉你在利用填补黑洞来麻痹自己?

    寻找较小的黑洞、举手聚集灵力、缩小黑洞、完成工作、找下一个。

    这样的动作不知重复了几十遍,虽不见九曜有力竭为继的现象,但他那如木偶般无波的表情,却显示出他的心境绝不平静。

    父皇,您难道没发现您自那孽兽走了之后,便再没跟我说过一句话吗?

    蓝云默默地凝视着九曜,心中五味参杂以至连抱在手中的两个小家伙什么时候挣脱他的掌握,化为了两道光芒冲入到不远处的小小黑洞之中,也未曾发现。

    “父皇,您休息一下吧!”心中的某一个地方揪成一团,蓝云再也承受不住这样的沉默。

    “你不用管我了,师尊临走前嘱咐过,绝不能让这些黑洞进一步的扩张……”

    “那全是骗您的!”

    听着那没有半点波澜语调,蓝云腹中的话脱口而出。师祖,就算你要怪我,我还是要将真相告诉父皇。我不想……不想被父皇恨一生。

    手中的动作僵硬了一下,却还是选择继续。

    “您难道看不出来吗?这样的黑洞成千上万,而且还在不断的倍增当中。光是以已之力,对魔界也好九天四界也好,都没有根本性的作用。”

    “难道,您就一点也不想知道它……它跟着师祖是去做什么的吗?”

    蓝云的话刚说完,九曜手中的动作便已经停止。

    “我知道……”

    呃?闻言心一凉,蓝云突然发现自己和魔草一只花这种自以为对九曜好的做法,其实深深的伤了他。

    “父皇……”

    “我怎么会不知道呢!其实师尊前脚跟他离开,我后脚就猜到其中的原由了。”

    带着伤感的低语,九曜幽黑的眸中露出似水般的柔情。

    什么逆天的存在,若自己是逆天的存在,那制造出这具身体的冰呢?这万物生灵中,恐怕它才是最具逆特性的那一个吧。师尊之所以这么说,一定是想将自己跟冰分开。

    在这样关键的时期,师尊不可能因为对自己与冰的事有私怨而借机将他们分离。唯一的可能,便是她想借冰做什么事情。

    若是小事,她定会向自己说明一切,征得自己的首肯之后,再有所行动。但这次……

    师尊事前连一点口风也不露,临行前要求冰同行时,冰那跃跃欲试的兴奋劲儿,想来他们私下里早就串谋好了。背着自己……

    冰,竟然背着我,背着我……

    “那您当初为什么不阻止?我相信只要您一句话,那孽……那个冰他一定会留下来的。”

    “留下……?云儿,你觉得我能将他留下吗?”

    能!对此蓝云万分肯定:“他对您言听计从,只要您一开口……”

    “以什么身份?”

    “以……”一个字出口,蓝云的脸上再也不见一丝血色。

    “做为他的伴侣,我可以将它唤回,与它远浏 览 器上输入w-α-р.$①~⑥~κ.с'Ν看最新内容-”离这即将崩塌的世界,永远流连在无边的混沌之海。可在此之前我已经是你的父亲,是魔皇一族的长者,是魔界的一员,是九天中的一份子。这个世界的生与亡,都与我息息相关。”

    说到这里,九曜唇边竟流出一抹红色。不知是适才不停的施放自己的灵力,使得身体受创,还是因为极力的压抑自己,说话时太用力咬牙。

    “父皇!请您原谅我!”

    没有什么比让自己敬爱的父皇流泪更让蓝云悔恨的事。看着那一滴一滴,滚烫地几乎要灼穿自己眼睛的泪珠,蓝云双腿一曲,脆倒在地上。

    “我不怪你,真的不怪你!你是个好孩子,这本该是你做的事。若是你不这么做,知道真相的我也会让冰跟着师尊走。”

    “父皇,父皇!”

    字字如刀,刀刀直刺入心肺。九曜扶起蓝云,想要用淡淡的微笑来化解这个悲伤,扯动的嘴角却只感到炽热的泪滑过脸颊的温度。

    小曜——

    悲切之时,偏又来一道惨烈的惊呼,虽遥远,却让九曜灵魂一震,眼前一黑便要晕厥过去。

    “父皇,父皇您这是怎么了!”眼见那笔挺的身躯微微一震,似被什么击中似的,竟然摇摇欲坠,蓝云顿时慌了。

    冰……强大如你,竟然也不能保全自己的性命吗?

    灵魂之间的牵绊竟然突然中断,九曜便知冰这一去,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心之所系,硬生生被强行挖去。强压之下的不安与悲苦,在接收到冰由远方传的来感应之后,撕破表面那坚强的伪装喷涌而出。

    师尊,你为什么不让我去!若是我与它同去,说不定……说不定它还能活着!

    天啊!父皇——

    鲜红的血泪从九曜的眼眶中涌出,一股一股,凄厉而恐怖。

    为什么!为什么啊!

    几千几万个为什么自脑中冒出,九曜只觉得全身都仿如万千钢刺骨,眼前的世界全都变成了一片血红。

    我以为我能忍受这痛!

    我以为我仍然是那个大公无私的魔皇!

    我以为我对它只是——爱……

    父皇当年曾说过,所有的爱在大义面前都可以割舍,可为什么我此时会这么恨?!为什么我会对那个自己绝对信任的师尊产生了这样浓烈的恨?!

    九曜自问,却终不得解,那怒睁的双眸任由象征着生命力的精血放肆的外涌。

    “您去吧!去找它吧!找到它,跟它永远的在一起!我不恨它了!再也不恨它了!”

    哀大莫过于心死。抱着那软软倒下的身体,痛哭失声的蓝云嘶哑的在九曜耳边叫着,想唤回那即将溃散的灵魂。

    冥界

    哎呀呀,这是什么呀!

    冲入柱中的冰只来得及将全身的灵力疑球状护住自己,便承受了两道毁世之力的冲击。

    被撞的七荤八素的它,眼冒金星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的在一阵十分让它痛苦的拉扯中清醒过来。

    我的妈呀!这是什么东东啊?

    扭曲变形的空间,他如一只小的不能再小的蝼蚁置身其中,那可怜的身体,被其中怪异的力道拉长了又缩短,缩短了又拉长,横拉竖扯,竖拉横扯,不管它怎么挣扎,也逃不开这残酷的刑罚。

    呜呜呜,为什么那破草没说这里面会是这样的啊!

    四肢被强劲的引力所缚,根本连动都动不了,更别说找到出口出去了。用灵识一扫,这里无边无际,竟似混沌般广阔。试着释放身体里的灵力,却感觉满身空空,全身的灵力都没了。

    小曜小曜,你在哪里?快想办法把我弄出去啊!

    没有了力量,脑中所蕴藏的知识在这里也起不了任何作用,冰这回是真的害怕了。
进入电脑版 | 我们爱看小说网
豫ICP备1901142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