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只愿相守(下)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百度搜索“我们爱看”进入阅读你喜欢的小说!

    且不说玉柚被冰一撞之下能否安然无恙,九曜自靠近天柱四周的迷雾之后,就感到胸口似被大石压住,无端的开始心浮气燥起来。

    怎么回事?

    面对着像凝胶一般凝结在天柱周围的银白色物质,九曜的心绪极乱。

    伸手轻轻一碰,那胶体似水而动,却转眼又回复当初。这看似平常的东西,在九曜的手指轻触之下,却带给他一种寂灭般的灰茫。

    看着指间经由胶体传递而来的丝丝黑气,那顺着手指瞬间便要占具自己整只手的东西,阴冷且充满了毁灭性。如果自己被这样的黑气所侵蚀,是否就会立刻消亡?在这里面的冰,是否已经……

    不不不!冰的力量绝非普通,这看似可怕的凝胶不一定能伤他。暗骂自己不该胡思乱想,九曜手掌间五彩灵光一闪,黑气顿时被逼退消失在白雾之中。

    果然,若是将身体用结界护住,这黑气应是不足为惧。

    心念之下,九曜闭目凝神,将周身全都罩入五彩的灵光之中。定神,气静,秀目蓦然一睁,抬腿迈入到未知之境。

    哗——

    猛烈的寒风突然袭来,一个不察,九曜身形一晃,险些被强劲的力道给冲击开去。

    勉强稳住身体,打眼望去,他的眉宇顿时纠成一团。

    眼前,炽热的炎流在青黑尖锐的大石间肆意奔洒,那沸腾而起的热浪,似乎准备将所有的物体焚烧成灰烬。

    巨大的热浪,让突然闯入的九曜感觉从鼻间呼出的气流似乎都已经化为火气,但这并不足以让他震惊。

    真正让他几乎屏住呼吸的是:在这灼热炎流的正上方,竟然是一片苍白的雪白!

    虽未身处其境,但从那冰晶似的尖锋上不断飞旋的鹅毛大雪,耳边传入的呼啸而行的冰冷寒风,便知那其中是如何的阴寒刺骨。

    想来,刚才差点把自己给刮飞的,就是那白色天地中寒风吧。

    诡异莫名的场景,让九曜一时间不知该往何处前行。

    这上是冰天雪地,下是炽流爆炎,不管哪一个,都必是万分的凶险。虽说在这天柱之中,不应有此异象,眼前的一切很可能都只是幻象所至。但即便只是幻象,他也不敢大意。

    还是先看看再说吧。九曜将身体升高至两景交汇之处稍下的地方。感到那袭人的热气有了些许减弱后,缓缓地开始朝着未知的方向前进。

    冰,若你我真的有缘,在这渺渺幻境中也必定会相逢!

    哎哟哟!

    这该死的鬼石头怎么这么硬啊!

    在白茫茫的冰原之上,狂风呼啸而过,四周全是冰封的山石。在那闪耀着凛冽光芒的山颠之上,一个不明物体正不断的发出阵阵低吼——

    “出来,你给我出来啊!”

    “该写的,你再不给我出来,看我不把你给折断扔了!”

    “呜呜呜——出来啊——”

    与白色天地成鲜明对比的红色物体不断的扭动着它的身体,似乎是想把什么东西从冰晶似的山锋中拨出。只是,大半天过去,依然是徒劳无功。

    可恨啊!

    冰再次使出全身力身,将力量集中在头顶,然后猛力地往外拨……

    呼呼呼!憋红了一张兽脸,牙牙也咬的咕咕响,可该在山锋中的东西依然牢固的冰封其中。

    气死本兽了!早知道从那个鬼地方出来的时候,就不要用那么大的力气了。

    冰十分的郁闷,因为从那个怪异的空间冲出的时候力道太猛,以至于一出来后就连续撞在不明的体上。接连着几次撞击让它立失方向感,一个不注意,头上的尖角就直直的钉入了一块巨大的冰锋之上。

    本来,以冰通天的能为,尖角又是它法力凝具之处,只要轻轻一使力便可脱困而去。但谁想,这冰锋不知有何奇妙之处,竟对冰所发出的攻击毫无反应。

    唉,可叹啊!明明马上就要回去跟小曜见面了。干嘛非得在这种地方,跟这样一块莫名其妙的石头较劲儿啊!

    冰有种很想大哭一场的冲动。

    自出生以来,它不管到哪里都是畅通无阻,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这样横行了一万多年,最后却为了九曜在仙界吃了诺大的亏,后来还差点儿被另一只“冰”给取代了去。幸亏它与九曜之间乃是真爱于心,所以才能化险为夷。

    原以为,与“冰”合体之后,脑中那样多的本领知识,足以让它寻回那藐视众生的傲气。谁料想,答应魔草一只花前来帮忙的代价竟然是如此之大。

    疲惫的喘了几口气,冰眼里闪过浓浓的怨恨。

    现在想来,魔草一只花早先就曾说过,天柱断裂乃是九天之危,集结四界共同的力量尚不能保全。可叹自己一心想着摆脱一切与小曜双宿双飞,又过于自信自己的力量,压根儿未曾细想其中的凶险。

    若非在仙灵圣树之中偷了几颗救命的仙灵球,此生恐怕都得在那个怪异的空间中哀鸣了。

    那根害死兽不偿命的破草!等本兽从这里出去,定要让你知道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神识扫了一下身体中所剩无几的灵力浏 览 器上输入w-α-р.$①~⑥~κ.с'Ν看最新内容-”,再看看脚下那与它身内火焰同属性的毁世之炎流。

    冰用力踢了几下坚固的冰锋,仰天长啸!

    老子要出去啊——————————————————————————————————————————

    呃?!

    咋闻熟悉的怒吼之声,正漫无目的在冰火两极之间游荡的九曜心头一震!

    是冰的叫声!

    四下张望,虽心知对方定在不远之处,但吼声虽响,却无法辫清方向,选择错误,便可能就此失了相见的机会。

    “冰——”

    四下看去,皆是相同的景象。不敢妄动,九曜提气入喉,扩音长啸!

    谁知,啸音刚起,炎流寒冰似有所感应般,竟竞相暴发出强大的气流,对应而至。

    九曜惊愕之下,来不及反应,身子一颤,便被夹击而至的炎风寒气相继击中。

    啊!

    两股气劲击打在他护身的结界之上,撞击出炫烂的光华,同时,他也感觉到一阴一阳炽寒至极的气流,借着结界削弱的瞬间,渗入了他的体内。

    啊……啊……

    寒热交替在身体里交战,九曜的皮肤之上也随之时青时红,额间前一秒还是热汗,眨眼却已冻成冰粒……反复如此,不多时便见九曜的身体在劲风中摇摇欲坠。

    冰、冰……

    咦?

    咦咦?!

    咦咦咦——

    刚刚发泄似的大吼过后,冰打起精神,准备为自由继续奋斗。不想随便一吼竟有回声,一时呆愣住了。竖起耳朵仔细再听,却只有狂风呼啸之音。

    难道听错了?刚刚好像是小曜在唤我?不敢肯定自己有没有产生幻觉,却又不想因为自己的大意而错失见亲亲小曜的机会。冰想了想,打算再仔细听听看。

    呼——呼——

    冰锋之上,暴风雪似乎被什么力量催动,风势比先前强了几倍。费力将身体挪了挪,余光之中,那位于下方的炎流也是同样的暴燥不安。

    这是我刚才吼得太厉害了?

    冰皱着兽眉疑惑的想。

    还是说,真的是小曜来找我了?

    这个想法,立刻让它精神百倍,动力十足起来。

    小曜小曜,我在这里!我在这里啊!

    呲牙咧嘴地用四只蹄子猛击冰锋,一击不成两击,两击不破,再来三击,三击不动继续四击……

    想要见九曜之心,比之往日还盛千倍万倍,这样颗坚定的心,促使它将所有的力量全部集中到了被冰封的尖角之上。

    可恶的冰块!本兽可是与天地同生的圣兽,就凭你也想困住本兽,不让本兽与亲亲小曜相见,那是不可能,也是决不允许的!

    啊呀呀呀呀呀——灵力催动,四条腿上的火焰顿时喷射而出,由红转橙,由橙转金,由金转成青黑之色。

    为了能跟小曜见面,就算牺牲全身的灵力也不管了!反正本兽皮硬肉厚,这些个小冰小火的根本无法对我造成伤害。

    尖角不断的凝聚力量,随着力量的提升,金色的尖角上的光芒越来越闪亮。直至最后,那耀眼的光芒穿透冰锋,竟似一轮太阳般普照四方。

    感觉身处风头浪尖上的九曜,在身体里的冰火交替的影响下,神智开始迟顿,连视线也越显模糊起来。

    身体在劲风之中,时而被吹入冰原,时而被卷入暴炎,护身的结界时隐时现,也已经是崩溃的边缘。

    难道真的连最后一面都不能见到吗?

    只差一步,只差几步便可以见冰。可偏偏就是这几步,自己怎么也踏不出去。

    上上下下,几起几落,说不得哪一次,这已经不堪重负的身体,便会陷入冰雪或是掉落炎流而彻底消失这天地之间。

    不甘心,真是不甘心啊!

    不甘的信念,带起最后的抵抗。九曜将溃散的灵力再起聚集于丹田之内,试图将极阴与极阳的冰火之气排出体外。

    无奈,这并非寻常之冰火,全力用尽之下,也只是稍稍减轻自身的痛楚而已。

    冰说不定就在前方,只要护身结界再坚持一段时间,我定能寻到冰的下落。

    每被冰风撞击便透明一层,每被炎风扫中便缩小几分,这样的情况下,结界还能撑多久?九曜不想思考。

    既然已经到了这里,不见上一面又怎能甘心?!冰!冰!若你真在这附近,那便给我丝微的讯息。哪怕只是一点点,我也能撑住找到你!

    绝决的念想似感动了上苍,正当九曜心急为梵之时,左前方忽然闪耀出万丈光芒。那随之而来的熟悉气息,让他万般惊喜。

    冰,真的是冰!太好了!太好了!

    提起一口气,九曜在疾风中跌跌撞撞地前行着,虽然那光刺得他几乎睁不开眼睛,却还是咬着牙关朝着那光源直奔而去。
进入电脑版 | 我们爱看小说网
豫ICP备1901142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