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但愿人长久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百度搜索“我们爱看”进入阅读你喜欢的小说!

    天柱之中,九曜为暴炎寒冰之气所伤,身内的力量被分化成极阴与极阳,两者相冲相斗,几乎生生将九曜的灵体撕扯散裂。为了见到自己牵肠挂肚的蠢兽,九曜凭着坚韧的意志,以自身全部的元神之力,压制着这暴窜的阴阳之气。

    只是,这茫茫的炎山雪地,又失去了心神的感应,找一只兽谈何容易?

    更何况……

    现在的他,连开口说话的气力都尽失,更别说高声呼唤了。

    身体被罡劲的大风吹来撞去,连视线也开始时而模糊时而清晰。

    明明已经听到了那兽的吼叫之声,为什么前行了这么久,却了无踪迹?难道真的是自己搞错了方位?错失了相见之机?还是那蠢兽遇到了危险,已经……

    这样一想,面临生离死别的绝望顿时让九曜牢牢固守的元神出现了一丝空隙。

    啊啊——

    元神失守,极冰极热交替所产生的破坏之力顿时如脱缰的野马般,一股脑儿的冲向他的元神之中。

    元神自内部遭到攻击,九曜的身体一僵,身上微弱的结界一下子溃散而逝,身体摇晃间便如流星般,急坠入底下火红的炎流之中。

    小曜啊——

    冰气恼的扯动着自己的尖角,百般无奈之下,不禁有些丧气。气闷之下,它侧过身体,试着换一个角度试试看。

    刚把自己的身体扭成一个七字,准备再第N次努力,却不想眼睛一垂,就看到了下面红红的一片中,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摇摇晃晃的被大风吹来荡去。

    啊!

    是小曜,我的小曜来救我了!

    看到此生的最爱,在自己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冰心里的那个感动啊,亮晶晶的兽眼中,豆大一颗的热泪就这么顺着眼角滴落下来。

    “小曜!小曜!我在这里!”

    冰开心的大叫,可是一gāo xìng就忘记自己现在的姿势很特殊,四只蹄子一失力,它马上便失去了重心。

    啊——我的角啊!

    庞大的身体猛地朝下掉,关键时刻却又被冻在冰锋中的尖角所累。结果,掉是掉不下去了,可头连着尖角的地方,却是钻心似的疼。

    我的娘啊!

    挥动着四肢,好不容易再次找到了支撑点。

    一低头,?人呢?

    适才看到九曜的地方已经失去了他的踪迹。

    啊啊啊不是吧!

    赶紧忍着痛呲着牙,又换了一个方向。

    哎?小曜怎么了?

    跌跌撞撞的样子,好似故意是那罡风较劲儿似的,哪里风大专往哪里送,一点也不像正常的小曜。

    “小曜!小曜!我在这里呀!”

    冰借着快把自己脖子给扭断的姿势,扯着嗓子呼喊起来。

    可它不喊还好,一喊之下,九曜那本就不稳的身体,立刻朝炎流之中坠去。

    这一下,冰傻眼儿了。从九曜那下坠的时翻转的面上看去,那时青时红的脸色,分明是出了什么问题。

    不行!不行!小曜可没我的皮厚!要是真掉下去,非得成灰不可。

    冰心里急于热锅上的蝼蚁,无奈身体被钉在冰晶之上,想脱困而出都是个大问题,别说还要在九曜落入炎流之前救起他。

    小曜,你等着我!

    金色的兽眼幻化出一道道流金之光,随着冰一声低吼,一个金色透明的光球从它的嘴中吐出,直奔向下坠中的九曜而去。

    将那失去意识的身体罩入光球之中想要拉回,却感到那炎风寒气交汇之处传来巨大的压力,几次都失败告终。

    冰心知仅靠现在这点微薄的力量,要想将九曜一直护在结界是不可能的事。

    唯一之法,便是折断自己头的尖角,任那角中的混沌之力外泄。然后,借由那吸纳法的虚空之力,破坏这个阴阳两极的世界。

    但是,如此一来,它身体内所有的力量也将随之消失,甚至于,断角之时也可能会成为它命丧之时。

    可恨啊!老子跟你拼了!

    眼看着爱若半身的人儿不醒人世,身体也不知被什么东西也弄得又是青又是红的,冰的心真可谓痛到极点。红着眼,舍不得心上人再受苦,它把心一横:哪怕是来个兽死山毁,也要把心爱的小曜给救起来。

    于是,在包围着九曜的光球被罡风吹离了冰视线的刹那,噬魂一族数万年来最有才的一只噬魂兽发飙了。

    你给我断啊——

    狠心地用四肢猛地撞击到冰锋之上,再借着那股强大的反弹之力将身体向上竖起。然后闭着眼睛死命一旋——

    咯咯!叭!

    穿心刺脑的疼痛几乎让冰瞬间便晕厥过去。

    小曜,我来接你了……

    身体终于不再受到那冰锋的禁锢,可以自由的离去,冰却感觉到头顶上自身元气在不断的断流失。

    趁着还能动,快去小曜抓住。

    断裂的尖角在冰晶似的山锋之上闪耀着逼人的亮光,随着那金银相交织的液体从断口流入冰锋,那坚固如冰都无法撼动的山体,竟然在几声清脆的声响之后,开始崩裂。

    巨大的冰晶不断的从山体之上掉落,经过炎风扫过,也无损分毫。炎流似乎也感受到了连自上方巨大的威胁,怒吼着开始向上喷射出一道道炽热的流光。

    冰失了元气,头晕眼花,可是还记得那在罡风中飘荡的九曜。咬咬牙,勉强支撑着身体在一块块从身旁落下的冰块上跳跃着,没几下便看到了包着九曜的光球。

    小曜,我来了!

    一口气接连跳过七八个冰块,冰终于得偿所愿的将九曜接下背在背上。本想要变成*人形好好与他温存一番,却发觉失了尖角的自己,同时也失去了变身成*人的法力。

    小曜……

    转头看去,背负之上心爱之人的身体时冷时热,脸上尽现痛苦之色,偏偏自己现在真正是一点用也派不上。

    “冰……是你吗?”

    不知是不是有所感应,昏迷的九曜竟然张开了迷蒙的眼睛。

    “小曜,你很痛吗?”

    冰哭得怪没形象。

    “……”

    脸前怪异的兽脸,仔细瞧在眼中,竟真是那只成天围着自己打转,满心都是色欲的蠢兽。

    只是……

    为什么它的样子看起来如此之怪?就像,就像哪里少了些什么……

    “你,你的角呢?”

    是了,原本它头上威风凛凛的尖角,除去左右两边的小角,中间那根金色的长角竟然不见了。

    “我……我不小心把它给弄断了。”

    因为感觉自己被钉在冰山之上着实太丢脸,冰不敢说出实情。

    什么?九曜闻言差点再次闭过气去。

    虽然他不为兽类,却也知道那头上之物乃是兽族一身的力量之源。失了角,就等同失了性命。

    若非是遇到了什么紧急之事,冰又怎么会连角都弃之不顾了?

    “你放心,我虽然没了角。可是,一定会带着你冲出这里的。”冰金色的瞳孔闪动着无限的柔情。

    冲出这里?

    虚弱的抬眼看清周围的境况后,九曜惨然一笑。

    天柱之中已是如此,那九天四界中又能好到哪里去?在这里是死,出去了九成九也是死。既然已经找到了冰,哪里又有什么区别?

    “你若是还有力气,便自己逃生去吧。”

    那混沌之海是九天之外所在,应该不会被天柱之威所影响。只要冰回到了那里,就算没了角,可能好好的活着吧?

    “为什么?小曜!难道你不要我了吗?”

    咋闻得九曜突出此语,冰的脸瞬间惨白。

    “你本是天地所孕育的圣兽,本不该为世情所累。若是没有我……现在你一定正在天地间畅游。我……”

    “不是的!不是的!”冰激动的猛摇头,结果只是半晕的头被它摇成了全晕。

    “冰!你怎么了?!”

    眼见冰大喊两声后眼睛一翻白,竟然就这样晕了过去,九曜立时大惊失色。

    我……头……晕……

    冰很想回答,可是眼睛里全是一片茫然,思想跟身体感觉就不是一回事。

    这……

    原想着两个之中至少能保全一个,谁想这会儿竟是只能同死了。

    指不定自己不来这一遭,冰或许能全身而退。

    灰色的思绪只是一闪而过,九曜便失笑起来。

    若失了自己的兽,肯定会伤心的哭泣吧。与其让它永远伤心的流泪想念,不如与自己一道重归虚无的好。

    只是可惜……

    炽烨那孩子竟然不能留在父母身边,一定会怨怼我这个把他丢下的母亲吧?

    想到好不容易得来的孩子,九曜有些舍不得。

    他们栖身的冰块冲破了罡气直直地朝炎流中落去,九曜伸出手牢牢地抱住冰的身体,将头埋入那温暖的毛发之中。

    冰,如果还有来生……就让wǒ men生为平凡的同族,没有纷争,没有灾厄,平平安安的过一生吧。
进入电脑版 | 我们爱看小说网
豫ICP备19011428号-1